胡律师:13306647218

为什么回购股权会实质减资(回购股权的条款)

时间:2021-07-13 10:24:38

为了保护法律知识要点:投资者的利益,投资者在出资时往往会与融资人或其控股股东约定附条件的股权回购条款。如果融资人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实现相应的目标,如完成一定的融资,在业绩、成功上市等方面达到什么标准。公司或控股股东需要按照一定标准收回投资者股权。

这是基于未来是否会出现不确定的事实,作为公司或其控股股东是否回购股份的条件。理论上,它通常被称为赌博协议。当然,有条件回购股份并不全是一种赌博协议。在融资人与投资人的投资协议中,这种条款设计可以更有效地保护投资人的利益,约束融资人合规使用资本,更有效地维护投资人和其他股东的利益。

这种对赌条款是否有效,在实务当中有一定的争议,从以往的判例来看,如果投资方与融资方的股东之间或其他第三方之间签订的对赌协议一般是有效的,这种情况下本质上就是附条件的股权转让协议。

但如果投资者直接与融资方(目标公司)签订对赌条款,则该条款被认定无效的风险较高,因为目标公司回购公司股东的股权,实质上是减少注册资本。根据《公司法》第七十四条,公司回购股权的法定情形有几种。在法定情形之外,如果约定了公司回购条款,是否可以认定为生效条款存在争议。实际上,从大多数情况来看,它很可能被认为是无效的。公司回购股份的实质是减少注册资本,还涉及履行减少注册资本等程序。违反了资本法定原则和减少注册资本的法定程序。

因此,投资者为保护自身投资利益,应与目标公司股东或目标公司提供的第三方签订对赌条款,尽量避免直接与目标公司订立对赌条款。如果他们直接与目标公司订立赌博条款,很可能被视为无效,投资权益得不到保障。

约定目标公司或股东,回购股权的条款,对赌协议效力如何?

实务案例分享:投资人陈某燕与逢泰公司控股股东刘某娣达成投资协议约定的条件是:如2016年当中,逢泰公司无法完成A轮融资,刘某娣按照15%的约定回报率回购所有的出资。2016年当中逢泰公司未能完成约定的目标,回购条件成就之后,刘某娣未能按约定回购。陈某燕诉至法院后,法院经审理依法认定投资协议有效,判决刘某娣按约定条件履行。

案情简介

2016年3月10日,原告刘某艳与丰台公司签订投资意向书,约定刘某艳为具体投资人之一,即天使轮投资的共同投资人,投资人民币40万元。被告作为丰台公司的控股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在上述意向书中承诺,如果丰台公司未能在2016年年中完成A轮融资,被告将以约定的15%的回报率,无约束条件回购本次“天使轮”的全部投资。

2016年6月22日、8月15日,刘某艳向被告人刘某娣账户转账20万元,共计40万元,刘某艳实缴40万元。后丰台公司2016年未完成A轮融资,被告未履行回购该“天使轮”全部投资的承诺。

刘某言认为,刘某言与丰台公司签订的投资意向书及被告的承诺合法有效,被告应无条件以约定的15%的收益率,即以46万元(40万元 115%=46万元)的价格回购刘某言在丰台公司的全部投资。刘某艳于2018年1月30日向被告发送履约提醒函,要求被告于2018年2月6日前履行回购义务,但被告至今未履行回购义务,已构成严重违约,严重损害了刘某艳的合法利益。因此,刘某艳请求法院判令刘某娣回购投资款40万元并支付6万元作为回报。

被告刘某义回复称,刘某艳因股权转让纠纷要求收回其投资占用款的主张没有依据。因刘某岩未取得股权,故不属于股权转让投资。刘某燕的投资要求收入的15%不予支持;这个案子应该是投资纠纷或者贷款纠纷。刘某艳以股权转让纠纷为由要求回购,但依据不一致,请求法院驳回刘某艳的诉讼请求。

判决要点

法院认为:《投资意向协定》系各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法,各方应按照约定履行义务。被告刘某义作为丰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控股股东,在《投资意向协定》中承诺“如果丰台公司不能在2016年完成A轮融资,被告将以15%的约定收益率回购本次“天使轮”,不附带任何约束性条款。所有投资。”该承诺是被告的真实意思表示,对被告具有法律约束力。

刘某彦已按《投资意向协定》完成出资义务,但丰台公司2016年未完成A轮融资,被告履行了回购承诺,应按约定履行回购义务。《投资意向协定》的规定涉及刘某艳购买丰台公司股份、持股情况及持股比例等。刘某艳诉被告股权转让纠纷一案,相关主张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依法予以支持。被告的相关辩护意见与事实和法律不符,法院不予受理。

判决结果

综上,法院经审理,判决被告刘某娣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以46万元(40万 1.15)回购刘某艳在丰台公司的全部投资。

律师点评

本案中,刘某岩与丰台公司在《投资意向协定》中约定的是典型的“赌博协议”。比如2016年丰台公司无法完成A轮融资,股东刘某弟将以15%的回报率回购全部投资。法院认定该《赌博协议》依法合法有效,决定支持投资人刘某燕的全部请求。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丰台公司也是本次《投资意向协定》的签约方,但对赌协议条款仅约束刘某言,不约束丰台公司。根据司法实践,与标的公司签订的赌博条款无效。

好了,以上就是本节的内容,如果读者朋友在阅读的过程中,有任何的疑惑,可以直接给笔者留言,共同探讨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