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股权回购和减资有什么区别,反对的股东可以要求公司收购其股权吗?

时间:2021-07-19 07:32:27

公司决议转让主要财产,反对的股东可以要求公司收购其股权吗?

合伙指南|作者:李莉律师

这是李莉律师的博客,也是搜狗网的第一篇合伙指南公众号

如果公司决定转让主要财产,对方股东能否要求公司收购其股权?

这个问题的讨论仅限于“有限责任公司”,不涉及“股份公司”。为了方便码字,后面写的“公司”指的是“有限责任公司”,所以不做特别解释。

《公司法》有限责任公司收购股东持有的股份有严格的限制,这是基于“资本维持”的原则。只有法律明确规定,公司才能收回股东权益。公司收购股东股权,本质上也构成公司减资,需要按照公司法的要求履行减资的相关法律程序。

《公司法》除了关于减少注册资本的一般规定外,还有特别规定。在一定条件下,股东可以要求公司以合理的价格购买自己的股份。与一般的减资不同,这种要求公司收购自身股权的权利不需要公司股东会决议通过。

《公司法》

第七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股东会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以合理价格收购其股权:

(一)公司连续五年未向股东分配利润,公司连续五年盈利,符合本法规定的利润分配条件;

(二)公司合并、分立、转让重大财产;

(三)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时,股东会通过决议修改公司章程,使公司存续。

股东与公司在股东会决议通过之日起60日内不能达成股权收购协议的,股东可以在股东会决议通过之日起90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这部法律列举了三种情况。今天我们来讲讲第二种情况下的“主属性”是什么,因为这个概念涉及到如何定义和理解它的实际问题。

也许最直接的理解是“比例”,即转让财产的金额超过公司财产总额的50%时,可以理解为转让公司的主要财产。

然而,这种直接的理解可能并不全面。

我们来谈谈一个案例。2020年,上海法院将二审终审。本案中,公司在未召开股东大会的情况下,将价值1.3亿元的房产出售给他人。

公司的股权结构如下:

原告甲公司持有10%的股份;

诉讼第三人乙公司持有90%的股份。b公司为有限公司,上市企业。

在出售资产事项上,A公司明显不规范,因为没有股东会,而是直接按照控股股东B公司的股东会决议进行运作。

2018年9月21日,B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决议,并发布公告:出售A公司拥有的上海多处房产,建筑面积7,118.15平方米。

2018年9月28日,甲公司将上述房产作为存货计入资产负债表,在未召开公司股东大会的情况下,于2018年9月28日将上述房产转让给其他公司,转让总价为人民币132,397,589.63元(含税)。

b公司于2018年11月14日发布上市企业公告,公告称房地产买卖于2018年11月12日完成,本次出售增加公司净利润约3500万元,为公司主营业务发展提供资金支持。

因此,甲公司作为持有甲公司10%股权的少数股东,诉至法院,将甲公司列为被告,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以2655.54万元的价格购买原告持有的被告公司10%的股权。

甲公司认为被告和第三人未召开股东会

被告转让案所涉财产系公司正常经营行为,无需召开股东会讨论决定。公司章程规定的股东会职权不包括讨论涉及的案件。本案涉及的房地产不是公司的主要财产,其占公司资产的比例尚未达到50%。房地产转让不涉及公司经营方针的改变,更不涉及损害中小股东利益的问题。即使原告有权要求公司收购股份,原告主张时法律规定的90天期限已经过去,该权利已经消灭。被告甲认为,出售的财产占公司资产的比例尚未达到50%,即不构成《公司法》第74条中的“主要财产”。那么,被告A的公司财产呢?

2018年9月30日,因被告转让财产,委托殷新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被告资产进行评估。评估报告确认,被告资产总额29606.48万元,负债总额3051.07万元,所有者权益26555.4万元,转让财产可变现价值7861万元(不含税5.3万元)2019年上半年,被告营业收入198521.14元。2019年9月19日,被告公司账户内有资金98,805,479.44元。

根据原告A公司的计算,认为A公司转让的财产价值达到A公司净资产的49.85%。

那么,49.85%是否可以视为公司的“主要财产”?

当列出这些比例时,会发现按上述比例来界定是否属于“主要财产”可能并不合适。

首先,“主要财产”的含义绝对不等同于“大多数财产”。如果《公司法》规定了“大多数财产”,那么以50%为分界点在语义上是合理的。然而,目前的立法措辞是“主要财产”。

其次,从企业经营的实际情况来看,“主要财产”不一定是账面价值超过净资产总额50%的财产,更有可能是指对公司经营和商业模式具有重大价值的财产。

来看看本案中法院对其是否为主要财产的分析认定。

一审法院认定该“主要财产”为:

.784这是因为,第一,从法律的角度来看,资本不变始终是公司法的基本原则。法律规定,中小股东可以基于保护持异议的中小股东的例外安排,请求公司收购自己的股份,这突破了资本维持原则,所以本院认为,判断是否属于公司法意义上的公司主要财产,应当从转让财产价值占公司资产的比重、转让的财产对公司正常经营和盈利的影响以及转让财产是否导致公司发生根本性变化等多角度进行考察。当然在上述三个角度的考察中,应以转让财产是否导致公司发生根本性变化,即对公司的设立目的、存续等产生实质性影响,作为判断的主要标准,其余两项则作为辅助性判断依据。。从具体法律规定来看,《公司法》第七十四条规定,异议股东可以主张公司收购股份仅包括三个原因: (一)公司连续五年未向股东分配利润,且公司连续五年盈利,符合本法规定的利润分配条件;(二)公司合并、分立、转让重大财产;(三)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时,股东会通过决议修改公司章程,使公司存续。上述第一条规定是从大股东严重损害小股东利益,导致参与设立公司的目的无法获得利益的角度作出的,第三条规定是从大股东强迫本应解散的公司存续,导致小股东通过清算实现原出资失败的角度作出的。这两个规定充分体现了法律对异议股东请求公司收购股份的例外安排的严格把握,因此对这第二个规定的解释也应符合这一精神。第二款规定,异议股东反对公司合并、分立或者转让主要财产的,可以要求公司收购股权。公司合并分立导致责任主体发生变化,因此是根本性的变化。转让的主要财产的评估也应符合上述严格的法律精神。必须是以公司的重大决议导致公司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从而将使异议股东遭受重大损失为前提.从本案来看,法院认为,被告转让的财产尚未达到对公司造成根本性变化的程度,原因如下:一是在因转让主要财产与公司合并、分立并列作为异议成立的理由,故应将该行为对公司的影响程度与公司合并、分立造成的影响程度相当作为判断标准,被告转让的财产价值尚未达到被告公司实际资产价值的50%,因此被认为是公司法意义上的公司主要财产,从资产比例来看依据不充分。其次,在从转让房产价值占比角度来看,被告公司转让房地产后,其正常经营并未受到根本影响。至于原告主张房产转让后租金收入大幅减少,被告公司经营不可持续。从商业角度来看,这其实是一个一次性实现收益还是分阶段实现收益的商业判断问题。房地产转让本身带来了较大的一次性收益,可以用于公司投资经营,也预示着将在适当的时候用于投资房地产等事项。与出租自有财产取得租金相比,只是经营方式不同,原告对该财产的转让价格未提出异议,不能认定公司利益受损,经营不可持续。第三,房地产管理公司从公司是否正常经营角度来看曾经开发过房地产。虽然他多年没有从事开发业务,但公司章程从未将公司的经营范围限定为自有房产的出租业务。此外,原告公司在担任被告公司实际控制人时,还通过出售房地产获取大量资金。因此,被告公司本次转让不动产不能视为违背公司成立目的。客观上,被告公司转让房地产并未造成公司生存困难。就公司而言,它的变化只是资产形式从投资性财产变成了更灵活的资金形式,公司的经营模式也发生了变化,但这些变化几乎不是根本性的。综上所述,法院认为,被告转让不动产不足以视为公司法意义上的公司主要财产的转让,原告主张

从非诉讼法律实践的角度来看,对于内部治理机制要求较高的公司,建议在公司章程中详细规定“转让公司主要财产”的含义。